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内容详情

——没有后期处理的照片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莺窃文学网 -[收藏本文]

NO·1

我又有力气拿起笔了。

一看郭敬明的我就又有力气了。

那如果哪天郭敬明这个人从世界上消失了,我是不是就再也没有力量握着笔满脸认真了?

NO· 2

我没写周记。瑛姐说,敷衍她的文字就干脆不要写也不要交,我不知道该写什么,也不想写些没营养的东西敷衍她,所以我没写。( 网:www.sanwen.net )

这周我没有在窗边望着另一端好像不会空的楼;也没有时间在课间的十分钟里认真地每一张脸。悲喜交加,冷暖相汇;没有时间在学校种着不知名树的小道上低着头晃晃悠悠;就连我想要握着笔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教室神游发呆的时间也没有。

因为我怕。

我怕就在我独自一个人默默嚣张的时候周围的一切就以我跟不上的速度往前跑,如果真是这样,我想大概我也不会有多。用“郭敬明”一点的话来形容就是:我会在还没有掉的太远的地方漠然的看着前方奔跑的身影,然后漠然的张口“I don't care .”等到我看不见背影,看不见他们脚下的尘埃,等到杨花落尽,落满肩头,等到白昼黑把喧嚣统统带走,我会安静地站在原地,让风灌满我的黑色风衣,把我的缕缕黑发扬起,然后依旧漠然:你们走了,我怕了。

有够狗血。

我要学学人家小四,做个有着干净发色,会背着双肩背包低头在校园走,阳光把面孔照得闪闪发亮,笑容灿若桃柳的,好。

依旧狗血。

NO· 3

看小四的文章与看他的很不一样。

他说着别人的时像个一揽生死的神明,他永远不会被读者的反映所影响,在我们坚定不移的某某会和某某在一起的时候,他让某某离开,远去,某某站在时光的驿口蓦然,回首。然后我们痛心疾首湖南哪家羊癫疯医院专业医院好,感慨万千,他就像个握着水晶球的巫师在黑暗中悄悄勾起嘴角。

他说着的故事,像个旅途中不小心瞧见了似曾相识的风景,似曾相知的背影,然后驻足让播一场电影,直到眼里的星光点点要泛滥出眼眶的时候,背起行囊,一如既往的行者。

他在说着自己还是个整天泡在试卷里,会和好拿着羽毛球拍挥汗如,会一个人整夜整夜地听CD写习题,会在一大群人中间唾沫横飞,笑声嘹亮的孩子时,我觉得他老了,并同他闪闪亮亮的时光一起在这个世界垂垂老去。

他说他的青在十七岁的单车上,在天由西瓜堆成的绿色海洋里,在一次有一次心惊肉跳的考试里,在午后阳光透过玻璃的图书馆中,在留着汗水的羽毛球场上,在他灼灼其华的那些里。

有人对此:“没想到一个二十四岁的男人竟如此无病呻吟。”我觉得能说出这句话的人已经把他灼灼其华的岁月弄丢了,曾几何时那个人肯定也在自己的岁月里无病呻吟,不仅没病,连乐也呻吟,只是郭敬明有那个胆把自己的无病呻吟翻箱倒柜地找出来拿给我们看。好比他自己说的,就像把自己的一篇一篇的撕下来拿给你们看,毕竟,每个人的对自己来说,都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我彼得,因为他很勇敢。

小四也很勇敢,所以我也爱他。

NO· 4

ZZ却不喜欢他自己的故事,比起这个,她更喜欢他讲别人的故事。

ZZ跟我说,人这一辈子就是在演戏,所以她想做演员,每天经历别人的故事也是种乐趣,并且她认为这也是她走向成熟的一种途径。所以对于她的不喜欢,也就没什么奇怪了。

NO·5

而我对他自己的故事很感兴趣。

上过六次福布斯榜的著名作家,的旗帜——郭敬明同学,像个迟暮老人一样,半躺在和他一样老的躺椅上,摇摇晃晃,嘎吱嘎吱的声响像不断前进的秒表。他怀抱着一本书,《追忆似水年华》,骨节分明脉络可见的手用力的握着它像握着手中残存的时北京癫痫专业医院光,只是他再也使不出力气像跟抢糖果一样,信念和力量一起使劲。那些闪闪亮亮的时光就这样在嘎吱嘎吱的摇晃声中流走。最后他所有的时光都举着小旗子哗啦哗啦地跑去见上帝,头也不回。

或者,是另一个样子。

有着干净发色,喜欢穿白衬衫和牛仔裤的。白天他对每一个人笑,在运动场上挥舞着小胳膊小腿,卖力地流汗,卖力地。等到阳光懒散的抚摸大地,他坐在榕树下捧着一本好厚好厚的书,可能是英文小说,可能是英文词典,长长的词条让他安心,桌上玻璃杯中干净透明的水漾动着不小心落入其中的阳光。深夜的笔尖缓缓流淌出忧伤,明媚,落地窗帘外面是一整个世界,黑暗中的灯火明灭温暖,少年忧伤的侧脸在投影光暗交织的幕布上,爬满灰尘。

他总是这样,把所有所有一切一切都从角落里掏出来,像拼拼图一样小心地拼凑完整。发现挥过的羽毛球拍,写过的试卷,做过的习题,走过的长满香樟的林荫道,它们都还在,它们并没有忘记,于是他缓缓拭去上面的灰尘,泪流满面。

NO·6

前几段实在写得很,无病呻吟也是需要一定技术含量的。

其实说了那么多关于郭敬明,他只给我一种印象:所有人都走了,他还一个人固执地站在原地。当然,不是说他有多落伍多落后,坐凯迪拉克喝星巴克穿Dior、LV的郭总在潮流方面是不输给任何人的,只是在他无病呻吟的文字里——仍旧像彼得潘一样守候着永无岛。

他总说着自己闪闪亮亮的时光,灼灼其华的青春怎样怎样以不可挽留的方式逝去,这个绝情又冷酷的年代怎样怎样以尖锐地姿态把他逼往绝境——以至于我写出来的东西都有那么一点郭敬明的味道。

十七岁时他写下的那些温暖的东西一点一点融入我的血液里,我能感到它们安安静静,不哭不哭地看着我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神色安详的坐以待毙。

写出这些话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老了。

我知道一个中学生说自己老很莫名其妙,那就当我说疯颠痫病能治好吗话好了,这样也就没什么莫名其妙的了。

我正在一点点消磨我闪闪亮亮的时光,安妮说的,每个人都在消磨自己的,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也许它们会在好长好长时间过后被我找出来拭去灰尘,泪流满面,也可能在好长好长时光之后,与我再无瓜葛。

那究竟是怎样闪闪亮亮的时光呢?

呵,谁知道,谁知道。

NO· 7

因为夜里实在冷,我披了件衣服继续写。

现在是南山双语时间11:27,YT躺在被窝里玩手机,而我一脸英勇坐在这里说疯话。

我想起这几天自己像台被上紧了发条的机器,每天不知疲倦的运作着,很可能哪天因运作过于频繁而短路。每天一下课我不是下座位像个蓝精灵一个蹦蹦跳跳智斗格格巫,也不是坐在座位上像爱因斯坦一样对着难题机关算尽又献殷勤,当然就算我会机关算计又献殷勤也制服不了它,也不是眼神空洞举目四望,看窗户就来灵感,一会儿郭敬明一会彼得潘。我抓住可见的分分秒秒——睡觉。对,睡觉。上了初二我就严重发觉自己睡眠不足——对于我这种一天三分之一的时间再睡眠中度过的人来说那是比乔布斯去世还难过。每到下午,就算中午睡过午觉可只要课上到一半我就得做激烈的思想斗争,尤其是在老班的课上,一堂课下来我就直接瘫在课桌上了。

所以补十分钟的觉对接下来听课是很有好处的。

不过也比较危险。

比如某天下午,我抓紧时间补觉,可能有点超时,打了预备铃我还在睡,旁边的小X对我吼了一句:“赵老师来了!”我立马就清醒了,就像听见郭敬明破产了、芒果台倒闭了一样。

NO· 8

这些天除了累也还蛮有精神。

我发誓我从来没这么认真地听一整天的课写一整天的作业,真是觉得压力要把我逼成超人或者青蜂侠了。近来脾气不怎么好,小打小闹在平时我都可以笑着配合或者直接无视,但最近我的反应就像吃错药一样。

武汉治癫痫病正规医院

前面的杜同学一如既往地烦,我却没有一如既往地不嫌他烦;还有抄作业专业户传钊同学,我也没有那么客客气气地把作业拿给他抄了;峻源同学依旧嬉皮笑脸,而我却不陪他嬉皮笑脸了;旁边的YT和小X讨论题目的声音过大也会使我不耐烦,一上物理课某某仗着自己在物奥班学了点东西在课堂上活跃得像个小哪咤,嗓音独特声音不小,让人想崩溃。

一瞬间觉得自己变回从前了。

那个时候我有勇气抗拒一切,冷漠在我脸上刻下深深的印迹。如今我却在笑,每天都笑。看见有人出洋相我笑,听老班讲废话我笑,听说哪个人被开除了我也笑,似乎所有的情绪都能用这一副表情来表达。说你要懂得为人处世,小四说就算不快乐也要快乐,毕淑敏教我用微笑化解一切。于是我就笑了,不笑不行啊。

真他妈可笑。

NO·9

和乙姐一起回到教室的途中,我时常都在想,我也开始老了,那个毛毛躁躁的倔强小孩再也不肯来见我了,我只有在偶尔想起她的时候眼眶发胀,鼻子发酸。或许有那么一天我还会跟现在的自己say goodbye了,她们就那样头也不回地走了,而我也要走,走那条和她们相反的路,用我渐渐充满力量的肩膀扛起重重的行囊走了。

郭敬明在初中的时候还每天挥着羽毛球拍,每天跟好朋友去买新的CD,每天喝着拉罐的可乐,好像未来根本不存在一样。而我,我却已经开始思索明天思考前程,开始写下这些神圣的东西来祭奠自己的了,不晓得在我更老的时候会不会比他还要无病呻吟呢。呵,还得要有那个机会。

NO·10

现在是南山双语时间00:22,我该睡了。

我可没有办法像郭敬明一样在窗边写一晚上然后天空破晓时巨大的与无助。那些浪漫又没有价值的事不该我做了也没什么用。

好了我该停笔了。

我希望明天是个不错的阴天。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