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内容详情

悬案——追踪二十年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莺窃文学网 -[收藏本文]

(一)三个人离乡打工 幕下相约预谋

九十年代初,改革的风吹遍神州大地,东南沿海省市掀起一股打工下海的热潮,许多中西部农村人口纷纷离开,踏上远方挣钱发财的美。在偏远的皖西北,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的人们也开始在蠢蠢欲动的美梦中离开家乡,奔赴远方。

3个来自皖北农村的小伙,张康、李良才、王建结伴来到东莞闯荡,花光身上的钱可是还没找到合适。三个人辗转于各个工地和工厂,挤在一个又破又旧的出租房里。张康是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一气之下才出来打工的;李良才是个老老实实的,看着村里的其他人出来打工回家挣了很多钱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出来的;王建是一个不学无术,平时也是干一些偷鸡摸狗的,在家里呆不下去了跑出来的。

年关将近,年味越来越浓。外地务员纷纷踏上回家列车,而唯独他们三个依然毫无分无的漂居在异乡。“哎,快过年了,我们这啥都没有,怎么回家过年啊?”王建抽着烟对张康和李良才说道。

“唉,是啊,这可怎么办啊!人家都是风风火火的回家啦,你看咱仨,一年了也没有混出个样来!回村里肯定会被乡亲们笑掉大牙的!”李良才叹息着说。

“咱们再出去看看哪里还要人,再干一段,要是好了咱们过年就不回去了。”张康说完起身拍拍身上的水泥灰走出了出租房。( 网:www.sanwen.net )

“哎,你们等我会,我去拿包烟。”王建对他们两个说道便走开了。过了很久王建兴匆匆的跑回来。

“干啥去了,都这么久!走吧,快点!”张康不耐烦的说道。

“哎,我刚刚想到一个很快就有钱的办法,很不错,你们两个要不要考虑一下?”王建笑眯眯的说。

“什么好方法啊?说说看。”李良才好奇地问道。

“走,找一个隐蔽一点地方,咱们边走边说。”王建一边说一边拉着他们两个走。

“这个是违法湖南癫痫科好的医院的,我不干!要枪毙的!”李良才使劲的摇着头说。

“你看你,胆小鬼,你可回家过年了?难道你不想回家风风光光的让乡亲们对你刮目相看吗?”王建劝说道。“你呢,张康你说我们干不干?”

李良才看着张康犹豫了一会说“张康,咱们还是别干吧!要是万一被抓住了,会被枪毙的!”

“唉,一群胆小鬼!”王建不屑的说。“那个烟酒店我已经看了很多遍,周围住户少,夜里适合。干完后咱们就跑回去,绝对查不到我们。”

“我们再去仔细看看吧,别出什么漏洞!”张康对王建说道。

28日深夜,东莞市泰山镇一家烟酒店,35岁的女店主刘丽霞像往常一样,关了店门,在店内睡觉。凌晨,有人敲门。店门打开后,门外站着3个看上去20岁左右的人,说要买烟,随后两人进了店,另一人则留在了店外。进店后,其中一人指着货架上几元钱一包的香烟,让刘丽霞拿烟,并掏出10元递。就当刘丽霞打开钱箱,准备找钱时,站在旁边的另一人,突然掏出钢管,狠狠地朝她后脑砸去。刘丽霞倒在了地上,血从她半灰白的头发中涌出来。随后,两人抓起钱箱内的纸币和硬币,又从柜台上拿了几瓶酒和一些小食品,招呼在门口望风的同伙,3个黑影迅速消失在街头。

(二)迷雾重重无线索 二十年里没进展

“喂,110吗?这里死人啦啦!快来啊!” 第二天上午,有市民发现烟酒店的异常,报了警。警方调查后,发现刘丽霞因遭遇抢劫,头部受伤较重,已不治身亡。东莞市警方到达现场后,提取到了嫌疑人留下的痕迹。但是,由于当时刑事科学鉴定还不是很发达,嫌疑人留下的痕迹,对案件侦破来说,实在微不足道。

当时在东莞市公安局的指挥下,警方调集了大量警力和千余名民兵,在案发现场附近展开了地毯式的走访排查。

“走访了烟酒店方圆10公里之内的3000多名群众,走访地点甚至到了安徽、河南的部分市县,大街小巷也张贴了协查传单,征集线索。”

“当时路面没什么监控,一直没有获得有价值线索,甚至连几癫痫病日常治疗方法个人作的案都确定不了。”杨国强道。大规模排查持续一个多月后,转为精干警力组成的专案组继续跟进。而这个专案组的组长就是杨国强,案发时他已经38岁,从警多年来,屡次破获多起重大刑事案件,多次被省市评为优秀警员、破案专家的称号。

当时这桩抢劫杀人案震惊广东,案发后的20年来,东莞公安局的局长换了一个又一个,每个局长上任后,都把这个案子挂在嘴边,专案组的民警更是沉重。而在这20年里,只要周边地区发生类似抢劫案件,民警就试图发现串并线索,可一直都没实质性进展。

20年过去了,杨国强将要退休了,可是这件案子始终没有破了,这成了他心头的一块病,案卷的卷宗就放在他的办公桌,20年来,他每天都会看上一遍,细数一下,这起案件调查的卷宗有半人高。可是,仍无任何线索!

(三)法网恢恢 疏而不漏

转机到了去年5月中旬的一天,专案组民警通过警务平台发现,几天前温州警方破获了一起盗窃案件,其中一个嫌疑人的特征居然与当年东莞抢劫杀人案的特征相同。得知此消息后,杨国强一下子兴奋起来,不顾的年龄,立即赶到温州,并对嫌疑人王建进行突审。

面对民警的审问,王建开始并不承认自己在东莞犯下了命案。不过,专案组组长杨国强根据多年的办案经验发现,他在回答问题时,眼神慌乱,前言不搭后语。

后来,在民警多次审问下,他终于低下了头,交代了自己伙同李良才、张康在东莞伤人抢劫的事实。

当年2月下旬的一天,他到刘丽霞的烟酒店买香烟,发现烟酒店只有她一个人看守,而摆在柜台旁的钱箱有大堆钞票。后来,眼看身上的钱快花完了,他想到了刘丽霞的烟酒店。三人商议后,就选了一个月黑风高的,到烟酒店打劫。

当晚,李良才是在店外望风,他就是掏钱买香烟的人,张康则负责用钢管打女老板。当时他们以为只是把刘丽霞打晕了,就拿了店里的钱和烟酒等物品后,迅速逃离现场。当天凌晨,3人跑到距离案发现场几公里外后,平分了抢来的1000多元钱,并就着抢来的白酒和小食品,算是最广东汕头癫痫病的危害后一次聚餐。结束后,3人约定各奔东西,并立下誓言,今后互不联系。

王建落网后,杨国强很快安排警方奔赴皖北各地。很快抓获了李良才,并通过大量的调查走访,终于在今年2月,将张康抓获。

而他们3人的家人,面对突然前来抓人的民警,第一反应都是警方搞错了,还不自己的丈夫或是个逃亡了20年的杀人犯。

(四)二十年逃亡生涯路:小偷、富翁、工人

王建:本性难改 穷困 盗窃被抓

当年抢劫东莞烟酒店时,王建等3人都只有20岁左右。当晚,3人分开后,王建回到暂住的小旅馆,简单收拾行李后,连夜赶往皖北某县老家。

回家后,因程度低,加上担心抢劫的事被人知道,他再也不敢外出了,只好一直呆在老家。后来,在亲戚的介绍下,跟邻村的一个姑娘结了婚,并有了一双儿女。

因文化程度太低,又没什么手艺,王建一家生活一直很贫穷。而张康在外逃亡几年后回到老家,已经一副老板模样。得知王建的状况后,很讲义气的他,打破了当年互不联系的誓言,主动为他提供经济上的帮助。

不过,王建每次回家后外出,都没带王建的意思。而王建也明白他的顾虑,也从来没提出让他带着自己出来,所以他一直不知道张康这些年在外做什么,只是听别人说,他在外地办厂,当了老板。

眼看着都已经长大成人,可是手上一分钱也没有,逼不得已,才冒着风险跑到温州,希望可以找到张康借点钱回来。可是,大半个月都没有找到张康,身上带的钱也都花的一干二净。这才打起偷东西的注意,可是不料却被抓了。

张康:摇身一变成资产数百万的老板

当专案组组长杨国强带领办案民警赶到张康所在的浙江某温州时,发现他已成了一个来料加工的服装店老板,手下有员工近百人,资产数百万。

当杨国强出现在张康的办公室后,正在跟客户谈生意的他,先是一愣,后来很快反应过来,将客户送走后,请求民警给他半个小时时间,让他跟服装厂的其他管理层交接,并跟妻儿等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有名人简单告别后,主动伸出了双手,戴上手铐,坐进了警车。

张康说此前他们3人只是商量把人打晕后抢钱,不知自己下手那么重,把人给打死了。后来他拿着分到的钱,逃到了浙江,并在一家服装厂上班了。从学徒做起,经过10多年的打拼后,终于当起了老板,成家立业了。而最近几年,服装厂生意越做越大,资产达到了数百万。

“这些年来,经常都梦到警察把自己抓起来了,外出办事,看到警车和警察都害怕,能不外出就不外出。”张康在本子上写道,虽然他不知烟酒店老板因他们抢劫已死亡了,但心里一直都不安,整天生活在惶恐中。

“这一下终于可以安心了。”他长叹了一口气说转身走进警车。

李良才:平庸害怕 惊弓之

因3人当时立下誓言互不联系,所以对李良才的去向,另外两人都不知道。后来,杨国强查阅了李良才所在派出所上万份户籍资料后,终于发现了一个线索,李良才藏在了皖北市里的一家钢材企业打工,这20年的时间,很少回家。担心被民警发现,他儿子要上学时,父亲信息一栏,他都没敢填自己的名字,而是填了他表哥的名字。

当日晚,当李良才与妻儿一起,准备吃晚饭时,被突然出现的民警抓获。

去年,他偶然得知王建和张康因20年前在东莞抢劫杀人落网后,他就像惊弓之鸟,每天都做恶梦,几乎没睡过一晚安稳觉。“这下终于踏实了,不知道我还能有机会作为父亲,参加儿子的不?”被民警带走时,他望着身高比他还高的儿子,直摇头叹息。

(五)拨开云雾见青天 是福是祸皆有报

杨国强在处理完这件案宗后,脸上的愁眉一扫而去,笑呵呵的说“明天就要退休了,这下我可以安享晚年了。”

古人云“祸福皆有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20年的悬案终于告破,所有的线索都已经清楚明确,昔日,三个人再次相逢重聚时,只是此时此刻,他们三个穿着黄色马甲,站在庄严威武的国徽下,着法律的裁判........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