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内容详情

举刀问情,因为我穷才不嫁我吗法制

时间:2021-07-09来源:莺窃文学网 -[收藏本文]

 2009年除夕凌晨,南京市白下区瑞金路的一幢居民楼内,一名空姐与她的富豪男友相拥而眠,一个高大的身影潜入卧室,举起一把寒光闪闪的水果刀……

  30岁前赚到500万

  2007年大年初三,姚中晋独自去南京市新街口的新华书店买书,在行人如织的书店门口,他意外地看到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她秀发披肩,穿着空姐制服,拖着一个拉杆箱,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宛如一朵皎洁的百合花。这不是他的初恋女友郝玉芹吗?

  这时,郝玉芹也看到了他,惊喜不已。简短寒暄后,得知对方还是单身,姚中晋内心泛起了波澜,心想上天终于眷顾我了……

  姚中晋1982年生于南京市白下区,幼年丧父,与母亲杨家梅相依为命。1995年,姚中晋就读于南京市第一中学,品学兼优的他担任班上的学习委员,班长就是郝丽芹。郝丽芹的父亲郝正是食品公司员工,母亲李美兰在糖烟酒公司当营业员,夫妇俩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美丽聪慧的女儿身上。

  一晃到了2000年,姚中晋与郝丽芹,一个长成高大帅气的小伙子,一个出落成端庄清秀的青春女孩,多年的同窗生涯,让他们彼此间情愫暗生。5月初的一天,姚中晋把郝丽芹约到秦淮河畔,吞吞吐吐地说出了“我喜欢你”这几个字。郝丽芹低头羞红着脸说:“我想报考天津航空学院,当空姐。你干脆报考天津南开大学,以后当工程师吧。”姚中晋轻轻地点了点头,大胆地伸出一只手,捉住郝丽芹的小手:“我听你的。”她没有拒绝……

癫痫病人的寿命多长   2000年10月底,李美兰无意中从女儿的书包里发现了姚中晋写来的情书,当即恼羞成怒。郝丽芹只得一五一十地说出她与姚中晋相恋的前后经过。随后,李美兰和丈夫找到杨家梅,强烈要求她管好儿子,离他们的女儿远点。紧接着,李美兰毅然辞职,全程给女儿“陪读”,不让姚中晋有任何“可乘之机”:她每天和女儿一起上学、放学;女儿上课时,她就站在教室外面;女儿下课后,她更是紧盯着女儿,不让她与姚中晋接触。姚中晋和郝丽芹只能把相思之情深埋在心底。

  2001年8月,郝丽芹如愿以偿地考取天津航空学院。而姚中晋发挥失常,只考入广州市的华南理工大学。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眼看与郝丽芹的约定成了空,他悲从心中起,将自己关在家里,心里默念着“郝丽芹”三个字,泪水横流……

  虽然广州和天津远隔千里,但李美兰为了阻止女儿和姚中晋接触,和丈夫特地赶至天津,在航空学院附近租下一套房子,一边打工,一边“陪读”。在广州读大学的姚中晋试图通过信函或别的途径联系郝丽芹,都石沉大海。

  2005年9月,姚中晋大学毕业后,在广州市某广告公司里觅得业务经理的工作,随着业绩的提升,每月有5000元左右的收入。他难以忘记郝丽芹,一直未谈恋爱,曾经有优秀的女孩对他有好感,都被他婉拒了,他心中那片柔软的芳草地永远为郝丽芹留着……

  而郝玉芹大学毕业后,应聘进了东方航空公司江苏分公司当空姐,和父母回到南京,一家三口住在白下区瑞金路。女儿事业走上了正轨,李美兰和丈夫不癫痫患者吃上药后就能控制好吗再阻拦女儿谈恋爱了,还暗自希望她能利用当空姐的便利钓个金龟婿。事实上,美丽优雅的郝玉芹有不少富豪追求者,但都被她婉拒了。李美兰发动亲朋好友为女儿挑选男友,精心安排了数次相亲,她一个都没对上眼,常常与对方见了一面就再没下文了。其实,她内心一直对姚中晋念念不忘,只是人海茫茫,苦于与他失去了联系……

  2007年春节的邂逅,姚中晋和郝丽芹都把它当作是命运的安排。很快,两人坠入了爱河。正月十五,姚中晋提着烟酒等礼品,随郝丽芹走进郝家,拜见她的父母。郝正和李美兰这次没有给姚中晋难堪,因为眼看着女儿年龄慢慢大了,还是孤家寡人,老两口也暗自心急。所以这次,他们退而求其次,遵从了女儿的选择。他们唯一不满的,是姚中晋的工作,认为他只是一个拉广告的,同推销保险的没什么两样。李美兰直截了当地对姚中晋说:“我女儿是人见人慕的空姐,你们的差距有点大大……”

  姚中晋一腔热血地向郝正和李美兰承诺:“我会尽快找到更好的工作,让丽芹过上幸福的生活。”

  李美兰要姚中晋说得具体一些:“我才不爱听这些空话呢。”姚中晋声称自己要在30岁前赚到500万,给郝丽芹购买别墅和名车。听到这里,郝正和李美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可是,生活不是演电影,一个普通的白领小伙,没有任何背景和实力,能赤手空拳赚到500万吗?

  淘金梦碎,恋情飘摇

  接下来的一年,姚中晋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耗在“异地恋”上了,无心拓展南京治癫痫到哪个医院业务,收入缩水到每月3000元左右。国庆节的时候,他回南京陪郝丽芹,在百货大楼,她看中一件羊毛裙,单价1500元。可姚中晋摸摸并不暖和的荷包,硬是装傻没给她买。

  恰在这时,郝丽芹一位以前的同事给她打来电话,炫耀她从空姐嫁入豪门后的奢华生活,想到这位同事身材长相气质没有一样比得上自己,郝丽芹心理失去了平稳。晚上,闷闷不乐的她在电话中告诉姚中晋:“空姐吃的是青春饭,自己的许多姐妹所嫁的男人都是商界名流、演艺明星或奥运冠军。”姚中晋一下子听出了弦外之音:“要我嫁给你,你得保证我后半辈子能过上富裕的生活。不然,我的父母肯定不会答应!”

  如何圆“暴富梦”,让郝丽芹的父母心甘情愿地接纳自己做女婿?这一沉重的问题,压得姚中晋喘不过气来。

  2008年6月初,姚中晋因业绩平平,被所在广告公司老板炒了鱿鱼。他多方求职,费尽周折,终于在广州市工业建筑总承包公司找到了份材料员的工作,该公司在沙特首都利雅德有一个日产万吨水泥生产线项目,姚中晋被派到了那儿。

  去沙特前,姚中晋特地回南京与郝丽芹见了一面。他说沙特是石油王国,遍地都是黄金,他的前途将是无比辉煌的。郝丽芹也替他高兴,说每天都会思念着他,盼他早日回国,两人牵手走进婚姻殿堂。

  2008年8月底,姚中晋给郝丽芹打了一个热情洋溢的国际电话,邀请她前去沙特游玩。他得意洋洋地向她炫耀:“我是项目经理,年收入100万元人民币,手下管着200多号人,今后哈尔滨看癫痫病的医院哪个好还有升职的可能性,我与单位签了为期5年的合同……”

  郝丽芹大喜过望,激动地对父母说:“我没看错人吧,不出几年,姚中晋就能成百万富翁了!”李美兰提醒女儿:“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吗?”郝正建议郝丽芹实地去察看一下,“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一个月后,郝丽芹请了几天事假,专程飞往沙特看望姚中晋。姚中晋与郝丽芹在利雅德国际机场见面后,激情地拥抱在一起。当晚,姚中晋在宾馆给郝丽芹开了一个房间。两人在房间里聊天,直到郝丽芹睡意蒙�了,他还没离开的意思。郝丽芹婉转地说:“你明天还要上班呢。”姚中晋涨红着脸,吞吞吐吐地说:“我……可以不回去么?”过去,两人谈恋爱时,只限于拥吻,从未有过更深入的接触。郝丽芹当即严肃地说:“咱俩关系还没发展到那一步,你别为难我。”姚中晋不好勉强,悻悻地走了。

  随后两天,郝丽芹对姚中晋所说的“年薪百万”产生了怀疑,觉得他的衣着、气质和消费水平与在国内时并无变化,甚至还有些怄门。她留了一个心眼,没有按姚中晋的安排到利雅德游玩,而是频频与他的顶头上司和同事接触,惊讶地了解到姚中晋在沙特不过是一个普通职员,每年的纯收入仅有6万元人民币,而且与公司的合同是每年一签。

  郝丽芹怒不可遏地问姚中晋:“你这个骗子,我回南京后如何向父母解释?”姚中晋见谎言被戳穿,连忙解释说:“丽芹,我太爱你了……这样吧,我承担你的往返机票,你就当此事没发生过。”说到这里,他从皮夹里掏出厚厚一叠钞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