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内容详情

战友见死不救:斯大林死亡之谜(2)世界历史

时间:2021-07-09来源:莺窃文学网 -[收藏本文]

人们永远无法知道当天夜里,斯大林紧闭的内室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只有两种可能:一、斯大林失去理智命令大家睡觉,恰好那天夜间他突然中风……二、赫鲁斯塔廖夫在某人的授意下将部下都打发去睡觉,好让他或者别的什么人有机会与领袖单独在一起……

  是否别的什么人潜入了无人看守的房间?是否给酒后熟睡的“主人”打了一针?这一针是否引发了中风?是否“主人”醒来后感到一阵头晕恶心,试图自救,却只能走到桌子跟前?这一切都是推测。若果真如此,则四位战友(贝利亚、马林科夫、赫鲁晓夫、布尔加宁)那惊人的大胆就不难理解了:他们得知此事后,并未及时赶来救助,对所发生的事情似乎早已成竹在胸,并且确信斯大林已不会对他们构成威胁。

  有论者认为,无论是两种情况中的哪一种,四战友都是有意识地对生命垂危的斯大林见死不救。是他们将斯大林害死的。事隔多年之后,莫洛托夫曾引用贝利亚对他说过的一句骇人听闻的话:“我把他干掉了。”

  为斯大林做检查的医生们都怕得要命,他们的手在瑟瑟发抖,牙医在为其卸假牙时将假牙掉到了地上。警卫将病人的衬衫撕开,医生在进行了全面检查后,得出结论:脑溢血。此时斯大林已失语,右手不能动,左腿也已瘫痪。接下来,医生们对病人进行了抢救:注射、在后脑勺和脖子上贴蚂蝗……

小孩癫痫病怎么治

  战友们将布尔加宁留在病人身边,驱车前往克里姆林宫。据日志记载,3月2日上午10时30分,贝利亚、马林科夫和赫鲁晓夫来到斯大林办公室。随后,失宠的莫洛托夫、米高扬、伏罗希洛夫、卡因诺维奇和其他中央主席团委员也来了——开始在斯大林的办公室里瓜分他的权力。此后,贝利亚、马林科夫和胆子大了起来的伏罗希洛夫、米高扬又驱车前往别墅。

  根据日志,当晚九点半,他们又在斯大林办公室开会,继续瓜分权力。早上又去别墅。天天如此。

  领袖不过是块案板上的肉

  尽管如此,奄奄一息的斯大林对他们来说还有用处。一位在场的医生后来写道:“马林科夫暗示我们,他希望医疗措施可以使病人生命延长相当一段时间。我们都明白这里说的是为组建新政权和准备社会舆论所必需的时间……斯大林偶尔呻吟两声,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瞬仿佛他用理性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周围的人。伏罗希洛夫便说:‘斯大林同志,我们在这儿,都是你的忠实朋友和战友。你感觉如何,亲爱的?’但那目光已无任何表示。”

  莫洛托夫说:“我被叫到别墅……他的眼睛已经闭上,当他睁开眼睛想说点什么的时候,贝利亚就跑到他面前吻他的手,葬礼后贝利亚哈哈大笑道:‘科学泰斗,哈哈哈。’”

  赫鲁晓夫说:“斯大林一发黑龙江中亚医院 仔细去看病,贝利亚就骂骂咧咧,一直挖苦他。可只要病人脸上出现恢复知觉的迹象,贝利亚便跑过去,跪在旁边,吻起他的手来。”

  斯大林之女斯韦特兰娜是正在上法语课时被叫到别墅的,她回忆道:“临死之前的痛苦挣扎十分可怕。大家眼看着这种挣扎使得他透不过气来。在某一刻,看来是在最后一刻,他忽然睁开眼睛,扫视了一下站在周围的人,这目光令人不寒而栗,不知是神经失常的目光,还是愤怒的、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和俯身向他的陌生医生的恐惧的目光。这目光在刹那之间扫视了一下所有的人。这时,他又令人感到费解和可怕地忽然举起(可以活动的)左手,不知是朝上指着什么地方,还是在向所有在场的人发出威胁。手势令人不解,却是带威胁性的。而且不知道他那是针对谁、针对什么……”

  她还写道:“只有一个人的举止简直有些不成体统,这就是贝利亚。他极度兴奋,那张本来就招人讨厌的脸不时因他膨胀的私欲而变得不堪入目。他的私欲是贪图虚荣、残暴、狡猾、对权力的渴求……在此重要的时刻他竭力做到既不要狡猾过度,又不要狡猾不足!他走到床前,久久凝视着病人的脸,父亲偶尔睁开眼睛但看来并无知觉或者是意识模糊。于是贝利亚便紧紧盯住意识模糊的眼睛,他希望在这里也是‘最忠实、最忠诚的’……这是个绝妙的狡猾廷臣的现代典型。他身上体现了东方式的奸诈、诌媚和伪善,连父亲这样一般治疗癫痫的费用不会轻易受骗的人也被他所蒙蔽。”

  眼下,贝利亚的本性已暴露无遗,他已很难克制自己。不光是斯韦特兰娜,许多人都明白是这么回事。但大家都很怕他,都知道值此斯大林弥留之际,全俄国再没有人握有比这个十分可怕的人更大的权力和力量。

  3月5日晚上9时50分,在位于莫斯科近郊孔策沃的斯大林别墅,斯大林停止了呼吸。贝利亚第一个跑到走廊上,人们听到了一个掩饰不住喜悦心情的高声呼喊:“赫鲁斯塔廖夫,来车!”又是这个神秘的赫鲁斯塔廖夫!

  规模空前的哀悼活动

  孔策沃别墅的全体警卫和服务人员连同家人均被赶出莫斯科。有几位去找了贝利亚,要求别发配至外地。贝利亚指着地面对他们说:“你们不想到外地去,就去那儿吧。”那个赫鲁斯塔廖夫身患疾病,不久即一命呜呼。自此,斯大林别墅人去楼空,风光不再。

  人们在了解斯大林之死经过的同时,不免会对四战友的行为感到困惑不解。为什么他们在被惊慌失措的警卫人员叫醒后,没有吩咐马上请医生?警卫在发现斯大林躺在地板上时,为什么没有立即向医生求助?宝贵的抢救时间被白白地耽搁了!这的确令人费解。

  警卫的行为在斯大林去世之后不久就有了答案——领袖成了自己制定的体制的人质。根据贝利亚所批准的山西癫痫较好治疗医院条例,未经他批准,不许医生接近斯大林。这一防范措施是在斯大林的私人医生维诺格拉多夫教授被捕之后采取的。因此警卫和服务人员均不敢叫医生。

  四战友的情况则比较复杂,直到今天仍没有圆满的答案。但至少有两种解释。一是贝利亚签发的条例也适用于主席团常务委员。诚然,这个解释经不起推敲:为什么贝利亚不利用自己的权力把医生叫来呢?第二种解释是,贝利亚刚刚与一个女人鬼混过,满嘴酒气的他,没有发现斯大林正处于危急状态。但是,考虑到躺在地板上的斯大林的身体状况,这种说法让人很难信服。况且,贝利亚当时还把警卫训斥了一通。

  据斯韦特兰娜分析,斯大林的卫队长弗拉西克将军和私人秘书波斯克列贝舍夫以至维诺格拉多夫教授之先后被捕,均与贝利亚有关,是他从中作祟的结果。毫无疑问,像弗拉西克和波斯克列贝舍夫这样的老人完全可以无须通知政府就立即发布命令,医生也会立即赶到。有论者认为,斯大林犯病、治疗直至去世的全过程,均由贝利亚一手精心策划和导演。

  也有论者认为,斯大林一手制造的“克里姆里宫医生案件”实际把矛头对准了贝利亚。贝利亚别无退路,只有与斯大林一决雌雄。于是策划了这起难度很大、技术上却很高超的针对斯大林的阴谋,斯大林是被谋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