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内容详情

“叶吹暮喧,花露晨��秋光短。”吴文英《绛都春・南楼坠燕》原文翻译与赏析宋词精选

时间:2021-07-09来源:莺窃文学网 -[收藏本文]

【原文】

  南楼坠燕。又灯晕夜凉,疏帘空卷。叶吹暮喧,花露晨��秋光短。当时明月娉婷伴。怅客路、幽扃俱远。雾鬟依约,除非照影,镜空不见。

  别馆。秋娘乍识,似人处、最在双波凝盼。旧色旧香,闲雨闲云情终浅。丹青谁画真真面,便只作、梅花频看。更愁花变梨�,又随梦散。


【译文】

  爱妾去世很久了,在暮夜,我又一次对昏灯、傍卷帘悼念亡灵。爱妾之薄命就像秋风吹落叶,昏鸦闹疏林,残荷沾晨露。当时相聚在杭城共度明月良宵的情景历历在目,而现今我却是孤身在京口为客,与爱妾已是幽明异路了。对于亡妾的音容笑貌,如今想起来,因为已隔多年,就像重雾遮隔那样模糊不清,更何况这里又没有她的画像,只有昔日伊梳洗用的镜子作为纪念摆在台子上,但也是不见伊之人形了。

  在京口的一个别馆中,我忽然碰见了一位歌伎,她的长相乍见之下恰如亡妾复生,特别是她双目凝盼时的容颜,真是像极了。虽然这位歌伎极似亡妾,但是终究不是真的我是爱妾啊。所以对旧人的怀念仍旧是铭刻心头,我对这个初次相识的歌伎在感情上总觉得相交太浅。不知道有哪一位名家高手能挥毫试作丹青,像画真真似的画出我亡妾的真实面容,并使她死而复生?如今我没有画像,就只好将这位“似人”的歌伎权作我西宁专业癫痫医院的爱妾,细细地审视以聊解相思意、怀恋情吧。但是愁只愁这种“望梅止渴”的情况,终非长久之计,如果这歌伎一旦离去,就岂非像雪花消融、幻梦惊醒一样,成了一场空欢喜?


【赏析一】

  这首词是作者悼念亡妾的。吴文英在临安(今浙江杭州)时曾娶有一妾,早亡。此时在京口(今江苏镇江)他忽然遇到一个与其亡妾相貌、外形都极相似的歌妓,使他万分怅惋,增加对故妾的怀念之情,于是写下了这首词。


【赏析二】

  《绛都春·南楼坠燕》是宋代词人吴文英创作的悼亡词。此词上片写作者追忆旧日与杭妾相聚并哀叹自己的羁旅异乡;下片写作者在京口见到与亡妾相似之人以及由此所产生的联想,抒发感慨,表达对亡妾思念极深而不得见的凄婉之情。


【赏析三】

  “南楼坠燕。又灯晕夜凉,疏帘空卷。”古代文人多以燕喻姬妾,取其轻盈娇小之意。写分别时又往往以燕上下飞舞而起兴,因为词人与其妾是死别,所以用“坠燕”起兴。这里用石崇爱妾绿珠坠楼殉情的典故。“灯晕”二句写词人居室的情况。因秋夜凉,雾气重,灯晕越发明显。在这凄凉的夜中,词人高卷疏帘等待故人归来,故人却武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治的比较好始终没有出现,但也正因为帘子卷起才看见了“南楼坠燕”,文理极密。“叶吹暮喧,花露晨��光短”二句从眼前情景联想到人事。晚风吹动树叶发出阵阵喧响,由此词人进一步联想到“花露”,早晨的露水本是可以滋润这枯叶的,但“花露”早就干了,因为秋季的白日是比较短的。从“花露易��”自然而然引起了对短暂人生的联想,进而引出对亡妾的哀悼。“当时明月娉婷伴,怅客路、幽扃俱远。”此三句为痛悼亡灵。上面的风叶枯坠、花露易��,本来已经引出其妾早亡,但到此笔锋一顿,追忆共同生活时的欢乐。有此娉婷佳人相依相伴,在明月下畅述深情,这是无比欢乐之事,而如今两人阴阳隔绝,不能再会。“怅客路幽扃俱远”是从双方来写,一是自己客居他乡,距家遥远;一是亡妾长眠九泉之下,墓门紧闭,距离人间更是无限遥远。两个“远”合在一起,使词人尤增凄楚悲苦之感。“雾鬟依约,除非照影,镜空不见”三句写对亡妾的思念。“雾鬟”句是承“明日”而来的,词人想象亡妾在月下姗姗归来。但她皆竟已离人间,所以尽管她能“环佩归来”,但照之于镜,毕竟是有影无形的。这不仅照应上面的“幽扃俱远”,而且这个结尾扫除了一切痴想,并和起句相呼应。

  整个上片,无论是叙事还是写景,都集中表达了作者对亡妾的悼念之情。下片则主要写在京口见到与亡妾相似的歌伎以及由此所产生的联想,进一步表达了对旧人癫痫病是什么反引的思念。

  “别馆”点明自己在京口作客,又承上片末句“镜空不见”,扫除了一切幻象之后,自然地把笔锋转到现实中自己面前所对之人。第一眼词人就觉得她与亡妾有相似之处。他仔细回想究竟在哪里相似,经过认真思考才认定是她双眸注视自己时的神态。“凝盼”是描写京口之人,更是写亡妾。这个大胆热情的动作,给词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旧色旧香,闲雨闲云情终浅”,二句言想起故人的旧色旧香,而眼前这种邂逅相逢的露水夫妻毕竟情浅。这是承接“双波凝盼”而来,意思是说尽管她们神态极为相似,但词人对她们两人的感情是绝不相同的。“丹青谁画真真画,便只作梅花频看”,借描写自己的痴想,抒发对亡妾的怀念。词人觉得自己和这个“京口似人”虽然情浅,但不妨请一位丹青高手为她写真画像,然后把这幅写真当作梅花一样频频欣赏。这是承接“情浅”句而来,意思是说作夫妻虽然情浅,但是他还是愿意常看见她的“面”,因为看到这幅画上颜容就想到了亡妾。“更愁花变梨�,又随梦散”二句是说恐怕连这“京口似人”也难得常见。“更愁”句承接上韵“频看”,言恐怕梅花似雪,转眼消散,有如梦境消失。这是更进一步的写法。言即使想常看梅花也不可得。意为此“京口似人”虽然很像亡妾,但在这风雪严寒的社会恐亦不能久存。这两句表面上说恐怕与此“京口似人”不能常见,实际上还是哀悼亡妾,言连常见似亡山东正规癫痫病医院妾者以求一时安慰也不可得。


【赏析四】

  这首词写的是作者生活中的一个小小插曲。上片以“南楼坠燕”起,以“镜空不见”收,写对亡妾思念极深而不得见的凄婉之情。下片借偶遇之人抒发怀旧之情,更是一韵一顿,笔意曲折,在结尾处达到高潮,这也是此词艺术上的成功之处。


【赏析五】

  吴文英(约1212——1272)字君特,号梦窗,晚年又号 觉翁,四明(今属浙江)人。一生未仕,但交游甚广,作词较多。是一位重要词人。今传有《梦窗集》。

  在中国词史中,吴文英是一个引起过不少争论的人。他的词一向被人称为晦涩堆垛。南宋词人张炎便曾说吴文英的词“如七宝楼台,眩人眼目。碎拆下来,不成片断”。另外一些人对他却备极推崇。清代学者周济在《宋四家词选目录序论》中便曾说“梦窗(即吴文英)奇思壮采,腾天潜渊,反南宋之清,为北宋之�挚”。又说他“运意深远,用笔幽邃,炼字炼句,迥不犹人。貌观之雕缋满眼,而实有灵气行乎其间。”另外,吴文英因与奸相贾似道关系亲密而受到人们的抨击。然客观地讲,吴文英的词善用典故,体物入微,遣词清丽,实为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