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内容详情

长篇抒情叙事散文诗——盼 归 祭

时间:2020-10-27来源:莺窃文学网 -[收藏本文]

2019-05-02 08:09 关键词:抒情散文 分类:抒情散文 阅读:313

原题目: 长篇抒怀叙事散文诗——盼 归 祭

作者 张润东 张泽晖

他在海的那一边,

她在海的这一边。

十天长久的婚姻,

六十一年漫长的等待。

浪花翻卷着无尽的缅怀,

海风传送着蜜意的呼唤。

那是大陆海峡之间——

夏爱英思夫盼归的凄美画卷……

问凡间情为什么物,

直教人存亡相许。

世上焉知另有比缅怀更让人——

觉得获得时候的重量呢?

人的运气常常在某一时辰被改写,

爱情就是其中的那一种。

爱情的气力是巨大的,

她在改变着人的性格,

左右着人的糊口。

挑选一种爱情,

也就挑选了一种人生,

不管你预期的结果怎样。

如果爱已成为生命的主宰,

就会不断保持下去,

就算天长地久,

也将爱情实行到底。

她降生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旧中国,

她生长在华夏腹地的嫘祖故里——洪河岸边,

她经受了“女子无才就是德”的浸礼,

她接管了“三从四德”“从一而终”的传统遵照,

她是长女, 稍有更事就替体弱的爸妈分担风雨,

她像慈母, 经心顾问三个姊妹一个弟弟,

勤劳中,她学会一手针线活,成为远近著名的女红。

因而啊,逢年过节,红白丧事都少不了她,

求她绣花、剪纸、织布、赶嫁衣、做鞋帽的乡亲,

踩坏了门槛,挤破了家门,

但她啊,即使是眼布红瘀、手不能捏针,

仍然是有求必应,不取分文……

二十岁的她,像一株藏在山野里的幽兰,

清秀、素雅、端庄,

代代相传的好家风好名声,

方圆数十里啊,慕名上门求亲说媒的人络绎不停。

可她恰恰幸上她外氏邻居、小她一岁的赵圣皆,

这个中等个儿、浓眉大眼、田主家的妾生子,

这个三岁落空父爱的人,

这个与寡母在夹缝中生计受排挤的人,

这个上过国立黉舍敢与运气抗争的人,

这个专一寻求救国救民门路的热血青年,

在烽火硝烟的炮声中,

他和她心手相牵成了人生的一体……

她是一个普通女子,

却谱写一首爱的绝唱。

她为爱守得一世情、一生孤;

她没有感受过爱的频次、享用过婚姻的幸运,

却用本身的一生诠释对爱的固执追乞降坚贞不渝……

新婚十天的他要弃文就武“精忠报国”,

内疚地对她说:“你在家好好等我,等我返来!”

载着原意的重任,双眸与心灵约会,

她模糊一双泪泉:“你去吧,放心去吧,我会等你,等你返来”……

六十一年的等待只为临别前的这一句原意……

从此啊,她扑灭一盏思夫盼归的心灯——

让今生念念不忘的温馨与影象沿着缅怀的脉络疯长……

从二十到八十一岁,

她在一份痴痴的等待中,

渡过本身最美的芳华光阴。

整整一个甲子啊,弹指一挥间。

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

从秋冬到春夏,从青丝到鹤发,

她天天风俗性地坐在门前的洪河岸边手搭凉棚,

设想着劈面就是波涛翻腾的台湾海峡,

而海峡那边就是念念不忘了六十一年的丈夫,

她信赖总有那么一天,奇观会出现——

她深爱的人一定会返来与她相见,

哪怕是入住黄土,她也何乐不为……

光阴似箭,韶光如梭,

走过月下花前,坐看日升月沉,

治疗癫痫的小偏方

斗转星移,她风雨无阻,初心未改,

日落盼日出,月缺盼月圆,日复一天,年复一年。

新中国建立了,

却迟迟不见让她牵肠挂肚望穿秋水的人儿回归,

哪怕是捎来只言片语?

难道他在人间蒸发了?

让她揪心和煎熬……

“我就是死了,也要在地劣等他”……

她是兰花,披发着幽香,

疼爱她的好心人接踵而至,给她提亲,挤满小院……

二十等到三十岁,第一个10年曩昔了。

别人劝她:“爱英啊,算了吧,你跟他过十天,却等了他十年,你没有孤负他,何须如此苦本身呢?趁年青,赶快再成个家吧!”

纯情的她却说:“我哪儿也不去,就在那里等他!他一天不回,我等他一天;一年不回,我等他一年;一生不回,我就等他一生!” ……

四十岁时,又有人劝她:“你呀,别傻了,再如此下去就把本身害了,等你老了,支横不动的时候身旁没个照应可咋办呀?还是赶早为本身计划计划,找个坏人嫁了吧……”

望着她本来能够幸运的家,

却没有夫妻和睦的温情和后代绕膝的欢愉,

望着这个本来能够生命如兰的女人,

日子却过得像清汤一样苦,

许多认识她的民气里佩服敬慕之余,

都不由得心中的怜悯与怜惜,

试图奉劝她丢掉那份傻气与强硬,

挑选一条获得爱情甜蜜与家庭幸运的门路。

因而像当初上门求亲的排场一样,

求婚的人踩断了门坎,

说媒牵线的好心人门可罗雀,

纷纷力争上游引见一些品端有成的只身男士。

面临世人的热情游说,

她心里热烫烫的,

她婉拒了这些难得浑厚的好心,

涓滴没有动摇本身的信念和保持。

她信赖,纵使光阴流金,

她的这份傻气的等待究竟会结出甜美的善缘善果。

总有一天,

谁人让她梦萦魂牵的“老花子”终会回归,

哪怕是被埋入黄土,

她也要等着他返来!

她说,“万一有一天他返来,让他伤心,不是我的性格”;

她说,“我等着他,他总有个家,如果我那‘要饭的老花子’返来,连个安身歇脚竖棍的地方都没有,我心里有愧啊”……

由于她的保持,今后啊,在她面前再没人提及改嫁的事。

就如此,日子在等待中生长,在祈盼中拉长。

白天劳动还不怎样觉着,韶光也好打发;

可到了黑夜,

当大地被黑魔淹没时,

伶仃与寥寂如一条长蛇,

让她堕入最难过最无助最烦心的时刻。

时候的双脚好像走得特别地慢,

一秒长似一年,孤灯照壁,孑影相怜。

一份痴情的等待中,

错过了最贵重的芳华华年。

她为他独守空屋,

为他经心行孝,

为他家务农务一肩扛,

为另昼夜思念愁断肠。

一个女人的芳华长度能够用日子来丈量,

韶光在一天天的守望中渡过,

全部的思绪都已枯竭,

全部的意像都变幻成了一片空缺。

日子是不能计算的,算着让民气疼;

等待是无法丈量的,愈量愈长;

瞻仰是没有准头的,

她却又恰恰对那么多美妙的设想坚信不疑。

因而啊,又有了寄予、有了希望,一次次的寄予,一天天的失望。

难眠时,她起床披坐,穿针引线,

烛光中模糊他的笑容模糊可见,

幻觉中他的情语缭绕在耳畔,

诗情画意地报告那段并蒂兰花结齐心的缱绻故事。

因而,她挑灯夜战,趁着一豆灯光做起了拿手的针线活儿。

白底黑帮,合脚暖心的千层底儿,

白底绿线,一茎双生的兰花鞋垫,

便成了她无数个不眠之夜赖以寄予的抚慰。

她用一针一线补缀光阴的年轮,

编织本身真挚的爱情……

1975年那场环球罕见的“758”洪灾却让她刻昆明可以看好癫痫病的医院骨铭心。

洪魔一夜间吞噬了方圆数十里的乡村,

家,霎时候成了汪洋泽国……

她捆木作筏,将白叟转移到宁静地带——

避开旋涡激流,用绳索拴牢在大柳树上,

她冒着即将房倒屋塌的危险,

头顶着一大包床单包裹的鞋子和鞋垫,冲出小院,

她掉臂树枝划破的手脸,

硬是把这几十千克的东西安顿在树杈的最上面……

上游石漫滩决闸,洪河水决堤,如脱缰野马,

卷走了她那包如她生命般的“宝贝” ……

她像个受委曲的小孩不吃也不喝,

两天后,洪水刚刚退去,

就顺着河道趟着没膝深的淤泥,

顶着刺鼻的糜烂牲口家禽恶臭气味,

深一脚浅一脚走了十几里寻找,

满身上下都是污泥,

可恶的蚊虫也攻其不备,

急忙中不知甚么时候丢了发卡,

散乱的头发和着汗水泥水像乱麻贴满面颊,

鞋子也吸进泥窝里,腿像灌了铅,

她像丢了魂似的索性趴在泥堆里哭个舒坦……

过了些天,她听说“宝贝”有了下跌,

十里外的村里有人捡到分给男人们穿了,

碰到村里去镇上赶集的人捎话说:“感谢爱英,这儿十里八庄也只要她才有这妙技术!”

她听了心里好像踏实许多,

找到了平衡的支点,

从此脸上有了笑容,

不再提这件事……

土改期间,

刻苦受累的农人从封建地皮全部制的桎梏中摆脱出来,

分得了田产,日子也过得蒸蒸日上。

此时她,由于家里没有支持糊口的顶梁柱,

与相依为命的婆婆的日子过得更加艰难。

以后经人说合,婆婆改嫁别人,

她孤掌难鸣,无法之下回到了外家……

一边奉养双亲苦苦支持,

一边期盼着丈夫的回归。

她接踵送走了本身的双亲,

照看了亲戚邻里的一辈又一辈人。

这家有了小孩需求帮手的她去带,

那家有了病号缺人手的她去看管,

拆、洗、缝、裢,样样都干。

挣工分糊口的谁人年代,

她靠一双能干的巧手逐日为生产队织一匹布,

换来的一些好的米面和细粮,

她挎着竹篮步行十几里送给改嫁的婆母补身子,

光阴似箭、几十年如一天……

改造开放以后,跟着海峡两岸关系的和缓,

内战时许多跟随蒋介石去了台湾的大陆游子,

沐浴故国改造开放东风,

陆续返回大陆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

她盼了整整四十年的丈夫也终归有了音信。

从台湾回来的人说,

他没死,他在台湾成了家,已有了两双儿女,

由于身居要职,大概一时半会儿还方便返来。

她听罢便泪流满面。

强忍内心的酸涩与无助,

托人给谁人一去不回的他捎了口信:

这些年她不断等着他,她没有孤负他,更没有对不起他……

信被捎走了,也捎走了她的一颗心,

她整天七上八下、寝食难安地等着海峡彼岸的覆信。

可这信又如断线的风筝,不见影踪,

一年、两年始终没有消息,再去探询,

捎信人说:他不信她这么多年会不断等着他,不断忠贞于他;

他说他收到了许多“家信”,

“家信”中说她对他的母亲不事奉养,动辄打骂,逼得他的母亲万般无法改了嫁;

他还说他屡次给她寄钱寄物,想让她对他的母亲好一点,却没有起到感化;

他说他不能奉养在母亲身旁曾经很是后悔,

她对他的母亲的恶行劣迹让他切齿腐心……

几乎是晴天轰隆!

她一颗至纯至美的心被这些所谓的“家信”欺侮践踏,

这些被婆家属人编造的“家信”生生扼断了——

她与赵圣皆之间被韶光磨剩的为数未几的温情。

她欲哭无泪,悲伤之下一度烦闷在床,茶水不进……

山东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呢

以后,年迈的婆母去世,

他急忙从台湾赶回阔别多年的故乡。

久别回归,四周尽是影象中的乡音土语,

故乡的模样跟记忆中的好像一样,又好像变了。

望着故乡的一草一木,

他堕入对故乡与往事难舍的迷恋当中。

母亲的亡故,让他不由悲从中来。

当他看到母亲时,母亲已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怎样回归的时候急促,

加上心中对夏爱英难以言说的内疚,

赵圣皆为母亲整顿了遗容、穿着好寿衣、行了孝礼便急忙拜别。

当她得知这消息,惊慌失措地赶去筹办与丈夫碰面时,

人去屋空的场景让她失声痛哭:

她那苦苦等了一生却未能照面的人呀……

赵圣皆回到故乡,

听到了热情的知情人讲她不断等着他和母亲志愿改嫁的事,

自然也明白了他收到的所谓族人“家信”的背后隐情,

解开了他屡次给她寄的钱物落到了谁手之谜,

他深知本身的错怪与误解伤透了她的心,

便托人给她留话:他没想到这么多年她还单身等着他,

他说对不起她,更无脸面临她。

他晓得这类人间间少有的真情,

是无法用钞票来权衡来还清的,

永久也还不清,这真情啊,

一旦断裂,再无链接,

一旦错过,永无弥补……

光阴荏苒,光阴催人。

双鬓花白的她,仍旧耳聪目明,

比起同龄人,她的身子骨还算结实。

从晓得本身谁人“没心人”在与大陆隔海相望的台湾,

她天天早上都把本身打扮得清洁利落,

手上还拿着一台小灌音机,

精神抖擞地走到村东头的洪河岸边与朝霞相约。

初升的太阳柔柔地把橘黄色的亮光铺洒到洪河水面,

倚着陪了她一生的老柳树,

一遍又一各处跟着灌音机念诵着台湾著名墨客余光中蜜意写就的《乡愁》:“……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而又有谁晓得在海峡的另外一岸,

有一份比这乡愁更重的缅怀呢?

膝下无儿无女,上了年纪的她却并非无依无靠。

昔时被她抚养过的侄儿、外甥们都已长大成人。

糊口幸运安泰的晚辈们不忘她昔时的膏泽与照养,

都争着要接她安度晚年,

仁慈的她不再形单影只,

重新感遭到了糊口的温情与家人的知心。

当被小辈们问道:“如此空等一生,后悔吗?恨他吗?”

她渐渐地摇点头,自言自语道:“他也不轻易啊,大概是不由自主吧!”

当被问及还想不想他时,她垂头不语。

实在,这还用问吗?她会忘了他吗?她不会,永久都不会!

尽管现实是那样暴虐而无情,

但他在她心中已抹不掉也挥之不去。

她老是对在水师当军官的外甥说:“润东啊,香港澳门都已回归了,台湾也快了吧,到那时,两岸的人便能够像回家一样,经常来往了吧!我不晓得还能不能看到那一天……如果等不上,你是咱中国水师的新闻官,不管咋说也得把我的心愿想法子告诉你姨父,说俺在咱故乡的黄地皮劣等着他!”

行动方便的她,

还执意要去外甥所在部队看看,

看看大海,看看海的那边……

外甥明白她的心境,坚定地对她说:快了,快了,您一定能看到这一天!到那时,陪您坐“回归号”航母,接姨父他们回河南故乡!

她和相依相伴的河畔那棵老柳树一起,

从亭亭玉立站成盼归的姿势。

她,苦守着一生不变的真爱,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清晨,

八十一岁的她,安祥地倚靠床头边,

花白的头发梳理得整整洁齐,

舒展的眉头里仍藏着希冀,

不忍闭合的眼角内还镶嵌着来不及滚落的泪珠,

她,左手拿着鞋垫,

她,右手捏着针线,

现在,被时候永久定格……

六十一年啊,

2226合肥最权威癫痫病医院5个日昼夜夜,732个月,

她为他,一年做一双鞋,一月一双鞋垫,

这61双布鞋和732多双并蒂兰花永结齐心的鞋垫啊,

是她熬过量少个饱蘸血汗泪水的不眠之夜一针一线用心做成的呀!

一年三百六十五日,

她没有一天不落泪;

一年三百六十五日,

她用独特的方式寄予着盼夫归乡的痴情……

现在啊,她满身被生土覆盖,

躺在故乡的黄地皮下,

不知何日盼来她的人儿归……

六十一年啊,

她痴情的等待最终找到扎根的土壤,

她期盼真情换得爱人归,

她期盼空想成真,

一生的寥寂刹那间能获得补偿,

她觉得再长再累的身心跋涉也是值得……

仿佛,她抖落身上的黄土,

破茧化蝶,告别老柳树,离别生养她的故乡,

向东,向东,再向东南,

飞越洪河,飞越淮河,飞越长江,飞越海峡,飞到他的窗前,

与他窗台的兰花一起,和着故乡土壤的芳香,

永久幸运地围绕在他的身旁……

注:夏爱英,生于1928年,卒于2009年4月17日。本文作于2018年明朗夏爱英生日九十周年之际。

张润东简历

2011年,张润东从水师南海舰队团职军官岗亭转业任职河南省驻马店市公安局宣扬部分领导,一级警督警衔。

张润东1968年12月生于河南省西平县杨庄乡洪河岸边,1986年11月参军,1990年8月1日加入中国共产党,大学本科学历,水师中校军衔。从戎26载,前后在导弹保护舰雷达兵、班长、文书、导弹驱逐舰支队司令部保密员、水警区政治部构造干事、新闻干事、后勤部政工干事、观通站雷达技师、装备部雷达技术员、猎潜艇大队政治处干事、岸勤处战勤参谋、司令部攻潜锻练员、政治部团职宣扬科长等岗亭历练;在水师大连政治学院、南京政治学院上海分院、南京政治学院宣扬处长班、西安政治学院、《人民水师》报社、中央电视台水师记者站、总政海峡之声播送电台学习进修。处置构造、理论、文明教诲、新闻宣扬管理工作多年,随战舰六下南沙西沙施行庞大任务;在人民日报、新华社(全国通稿)、中央电视台、河南电视台、解放军报、法制日报、人民水师报、兵士报、人民公安报、河南日报、大河报、河南法制报、河南公安报、南边日报、羊城晚报、广西日报、南国早报、时代报告、奔腾、大门生、解放军画报、法制与新闻、今日南国、解放军糊口、虎帐文明天地、戎行党的糊口、当代水师、水师文艺、水师杂志、政工学刊、舰连政工等百余家报刊杂志广电媒体刊登新闻、文学、拍照作品4969篇(幅条),书法、文学、拍照、新闻作品屡次获全国金奖;《民族魂》组诗和书法作品,同时获由解放军报、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举办的《军魂颂》全国诗歌书法大赛二等奖;《伶仃换来万家甜》获得2001年“中国报纸副刊年赛良好报告文学奖”,并获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中国报业协会、中国播送电视协会配合主理的“第七届中华大地之光”征文大赛金奖;2005年,报告文学《盼归》获得人民日报市场报、中国新闻出书报社、中华全国工商联宣教部、中国作家杂志社、中国文明报社、全国政协《纵横》杂志社配合举办的第五届“新世纪之声”《中华颂歌》征文大赛金奖;2007年,《精确用人是凝结战役力的刚强确保》、《和谐虎帐》从全国21680件作品中脱颖而出,获由中国新闻出版报社、中央人民播送电台、中华全国工商联宣教部、中华全国总工会宣教部、中国文明报社等中央新闻单元主理的第七届“新世纪之声和谐中国”征稿活动论文类金奖、拍照类银奖;四次在人民大礼堂遭到党和国家领导人亲热接见。主管部分连续五年被中央电视台、总政、解放军报、水师、舰队评为新闻、文明、教诲、理论工作进步单元,张润东的古迹和90多篇经验作品在中央、总政、水师、舰队等各级媒体、国家30多个出书社出书的文集和核心政工刊物上转发。张润东是中国新闻拍照学会会员和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会员;11次荣立三等功,17次受嘉奖,屡次被部队评为良好共产党员和“南海卫士标兵”,2018年6月,被市委、市当局授与第十三届“文明市民标兵”称号。近年来,新闻文艺作品屡次获国家省市一、二等奖,主管部分连续六年被市委和市政法委评为外宣、网信工作进步单元。个人被公安厅屡次赞誉为良好宣扬干部;2018年,在河南省政法委、省法制教诲领导小组、省法制报社主理的党章知识比赛活动中获奖,遭到通报赞誉。